首页 > 站长学院 > 创业 >

4年估值80亿,黑马网易云音乐诞生记|特写

2017-04-17

4年估值80亿,黑马网易云音乐诞生记|特写。网易云音乐这个用深红作为底色的 App ,已经成为在线音乐市场一匹不折不扣的黑马,而在行业大整合的当下,未来又将面临更多考验。

4年估值80亿,黑马网易云音乐诞生记|特写。网易云音乐这个用深红作为底色的 App ,已经成为在线音乐市场一匹不折不扣的黑马,而在行业大整合的当下,未来又将面临更多考验。

财经天下(ID:cjtxzk) 文|卢华磊 孔明明

编辑|李然

今天( 4 月 11 日),网易云音乐在上海召开发布会,公布用户数突破 3 亿的同时,宣布已经完成7. 5 亿元的A轮融资,由上海广播电台、上海文化广播影视集团(SMG)领投,此次融资网易云音乐的估值高达 80 亿元,上线仅 4 年的网易云音乐跻身独角兽俱乐部。

新年刚过,歌手赵雷的名字就刷遍朋友圈。

在很多人看来,这个 31 岁的北京男歌手能走红,是因为在湖南卫视节目《歌手》中以一曲民谣《成都》斩获当期亚军所致。但在网易云音乐上,赵雷这个名字的热度早已和周杰伦不相上下。

2016 年 10 月 24 日,赵雷《成都》录音室版本在网易云音乐上独家发布,一天的评论量超过 3 万条,而周杰伦新歌的评论量也就 5 万条。

2016 年 12 月 21 日,赵雷数字专辑《无法长大》在网易云音乐独家首发,两个月后,也就是他获得亚军后两周,该专辑在网易云音乐上的销量突破 20 万,这个数字是该专辑在其他音乐平台销量总和的近两倍。

从赵雷的走红可以看出网易云音乐的特点,同样是音乐平台,赵雷在网易云音乐上的粉丝增长速度、专辑销量和评论都远超其他平台。即使拥有赵雷独家现场演唱《成都》版权、同时用户数量更多的QQ音乐,也没能在数据上超过网易云音乐。

▲在网易云音乐上,赵雷这个名字的热度早已和周杰伦不相上下。

这和网易云音乐的社区氛围、用户类型都有关系,其超过 2 亿的用户多数是来自一二线城市的年轻人,年龄在 15 岁 ~35 岁,大多是学生和白领。这些人将网易云音乐当做音乐版的微博、朋友圈,除了在这里听歌、编写歌单之外,还频繁地与赵雷、李志、陈粒等独立音乐人互动。

与其他平台的用户相比,这些用户贡献了更多的音乐付费数据。网易云音乐 2016 年付费会员人数同比 2015 年增长了超过 9 倍,而年数字专辑购买人数同比 2015 年增长超过 7 倍。

网易云音乐是在线音乐行业的后来者。 2013 年 4 月,网易推出网易云音乐。但在当时,QQ、酷我、酷狗、百度、多米、虾米、豆瓣等音乐平台早已经将在线音乐市场瓜分完毕,留给后来者的机会并不多。然而,一度被认为“小众色彩明显”的网易云音乐并没有失去大众市场的认可,推出两年后,用户数量突破 1 亿, 2016 年 7 月破 2 亿,正式进入一线阵营。

“现在QQ音乐和酷狗音乐分列行业的前两名,而我们和酷我并列第三。”网易云音乐CEO朱一闻向《财经天下》周刊(ID:cjtxzk)记者如此表示。

在中国联通发布的 2017 年 3 月沃指数之移动应用App排行榜上,QQ音乐和酷狗音乐以月活跃用户 2 亿和1. 5 亿分列音乐App的前两名,而网易云音乐和酷我音乐的月活数字分为别 5600 万和 4400 万。

这个用深红作为底色的App,成为在线音乐市场一匹不折不扣的黑马。

据易观智库发布的《 2016 年中国移动音乐市场年度综合报告》显示, 2016 年网易云音乐较 2014 年同期增长了163.8%。而另一个值得一提的数据是“曲库使用率”,也就是曲库中歌曲被用户播放收听的效率。网易云音乐的使用率达到80%,而行业的平均数字不到20%。这意味着网易云音乐更善于盘活曲库,同时他们的用户也更擅长发掘“冷门”音乐。

2016 年 4 月,网易云音乐从杭州研究院的音乐产品中心升级为音乐事业部,成为和游戏、邮箱、传媒等项目平级的机构,同时有消息称其启动 10 亿元融资,估值达到 80 亿人民币。

○ 丁磊 ○

“最初是丁老板提议做音乐的。” 朱一闻说。 “丁老板”是网易集团CEO丁磊。

丁磊是一位“音乐爱好者”,音乐喜好与众不同,喜欢罗马音乐、俄罗斯音乐、阿拉伯音乐及一些小语种音乐。在网易云音乐上,丁磊的账号叫“网易UFO丁磊”,拥有超过 10 万名粉丝,隔上两天就会发布一条与音乐相关的消息并引来数百条评论。

丁磊很享受这种分享的愉悦。在朱一闻看来,这是丁磊决定做云音乐的根本原因。“他去巴西出趟差,买回来 10 张光盘,狂听一遍,发现其中有一首歌特别好听,于是存在手机里反复听,并对我们说‘我找的这个歌特别好,但没办法分享给你们,实在是太苦恼了。’他觉得音乐是基于分享的。”

2012 年 7 月,丁磊拉着一帮网易高管开会,讨论“网易做音乐的可行性”,但诸多高管表示:“不理解。”在线音乐市场中的先行者们浸淫数年,已经聚拢了大批用户,它们或背靠大公司,或拥有资本和流量优势。从功能上看,这些产品之间差异不大,都扮演着“音乐播放器”的角色,唯一值得注意的区别在于“曲库”的大小和版权的多少。

▲丁磊分享歌曲的爱好直接影响了网易云音乐的设计思路。

彼时如果有人预测在线音乐行业的重大变化,首先想到的是业内公司的合并,而不是诞生一个新的品牌。业内人士普遍认为,未来最大的战争将是“版权之战”,这个行业已度过了快速成长的时期,将迎来洗牌。

“老板要做的事情,我们也不好反对,但大家当时都觉得,音乐行业是非常红的红海了,竞争对手特别强,我们再做一个播放器,肯定是正面搏杀,没有其他出路。而且,我们也没有版权优势。当时大家都不懂他为什么要做音乐。”

丁磊有他的想法。他认为,在移动互联网时代,人们除了需要随时听音乐之外,还希望可以和别人分享好音乐。“音乐代表人的情感,在情感爆发的时候,人们很愿意去和他人分享,此前的产品大多在提供音乐播放服务,而没能满足用户这部分情感输出的需求,因此从这一点看,我们还有机会。”朱一闻说,丁磊的这番话确定了网易云音乐“做音乐分享应用”的方向。

很快网易云音乐项目成立,朱一闻成为该项目的产品总监。

实际上,早在 2006 年朱一闻就加入了网易,此前他负责一个类似于开心网的名为“梦幻人生”SNS社区的项目,但在 2012 年前后,整个SNS社区行业遭遇瓶颈, “梦幻人生”被网易内部叫停。

随后,他带领原班人马—— 20 多人的开发团队在杭州研究院做网易云音乐的产品开发,而在同时期的北京,另一个负责运营的团队也随即成立。 “那时候王磊刚刚回到网易,我们将门户上音乐频道的所有人员都划归他管,这就是云音乐的运营部门。”

王磊,著名音乐评论人,网易云音乐前高级总监,现任百度音乐总经理。他与朱一闻二人以平级的形式履任网易云音乐总监,朱一闻负责产品策划及开发,王磊负责产品运营,都向网易杭州研究院院长陈刚汇报工作。

但当时云音乐真正的管理者还是老板丁磊,他会亲自过问项目进展,每周都要和他们讨论两三次。

“一般都是去他办公室聊产品,但聊着聊着他就会说,最近发现几首特别好听的歌,来一起听听,结果一听就是一下午。他在办公室里抽着雪茄,我们跟着吸雾霾,几个男人都默不作声地听音乐,是一个很奇怪的画面。”

相关文章
最新文章
热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