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站长学院 > 创业 >

投资人反思:papi酱遭到抛弃,“咪蒙们”还能走多远?

2016-12-02

继咪蒙遭到网上声讨之后,几乎同一时期火起来的papi酱也惹上了麻烦。11月23日,papi酱的经纪人兼公司法定代表人杨铭在微信朋友圈表示,罗辑思维已“原价”退出了所有投资项目,其中包括了papi酱项目。

继咪蒙遭到网上声讨之后,几乎同一时期火起来的papi酱也惹上了麻烦。

11月23日,papi酱的经纪人兼公司法定代表人杨铭在微信朋友圈表示,罗辑思维已“原价”退出了所有投资项目,其中包括了papi酱项目。 所谓“原价”,这表示罗辑思维在参与了papi酱广告拍卖等事件后,并未有事实性地投资一分钱,而是以原价撤资了。

从全国企业信用信息系统中能够看到,在8月29号,papi酱的所属公司徐州春雨听雷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就已经完成了分手的股权变更,逻辑思维的运营公司北京思维造物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已经从股东名单中消失。

目前,papi酱所在公司的股东只剩下了杨铭、姜逸磊(papi酱真名)、真格基金、光源资本、星图资本。换言之,获得融资数月后,papi酱就被投资方之一的逻辑思维悄悄抛弃了。

一笔备受争议的投资

2016年3月,papi酱获得1200万元融资,估值3亿人民币,被称为“2016年第一网红”,成为了内容创业的励志典范。而在1200万元的出资中,真格基金、罗辑思维分别出资500万,光源资本和星图资本分别出资100万。

而在此次投资后,不少投资人表达了不同的意见,部分投行机构代表也觉3个亿的估值实在太高了。当时就有投资人指出,从投资价值来看,还未验证papi酱是否有持续的内容研发模式和能力,她之后还能否做出这种内容还待观望。

高樟资本创始人范卫锋曾表示,papi酱在满足用户的情绪吐槽需求时,进行了浓缩化、视频化,效率更高、爽度更高,比目前很多同类文字媒体更有价值。“她的核心竞争力在于较高的生产门槛,较强的内容生产能力,很高的识别度,较低的消费门槛,数量广泛的目标用户群体。”

但成也萧何,败也萧何。生产门槛较高,则意味着内容生产的可续性很困难。创新工场投资总监陈悦天坦言papi酱并不值得投资。在他看来,papi酱从前到后编剧、拍摄、表演、剪辑皆一人担当,并不够市场化,所以很难成规模地成长,总体来说也无法形成可复制的生产机制。

总结而言,部分投资人认为papi酱项目具有几个天然的硬伤,比如内容创作的不可标准化,往往陷入创造的枯竭;产品以嬉笑怒骂为本质特点,但是广电局不能爆粗口的限令使其一下子打落凡间;快消品类的内容往往很快会让用户具有疲劳感和厌倦感,持续性的内容消费压力巨大等等。

实际上,早在今年7月,罗辑思维CEO脱不花就曾经表示,投资papi酱是最大的耻辱,“投资这件事儿要画句号了,再也不能做了。”他当时说,“不是我们投得不好,我们投的都是很好的公司,但就是因为他们太好,投资上我们可能要赚很多钱,我们就容易受到诱惑。所以,这是我们的耻辱,为什么?说明你没有把精力放在你最该干的事情上。”

相关文章
最新文章
热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