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站长学院 > 创业 >

A16Z剖析直播热潮:中国创业者在美国玩得转吗?

2016-10-12

两年前,一篇名为《在一个老外微信 PM 的眼中,中国移动 App UI 那些事儿》引起热议。作者 Davey 从旧金山搬到广州后加入了微信团队。他在文中分析了两国应用设计的差别,比如二维码、红色圆点、手机登录等功能。

两年前,一篇名为《在一个老外微信 PM 的眼中,中国移动 App UI 那些事儿》引起热议。作者 Davey 从旧金山搬到广州后加入了微信团队。他在文中分析了两国应用设计的差别,比如二维码、红色圆点、手机登录等功能。看完这篇文章,有人在评论中回复:“有点外星人描述地球的感觉”。

两年后, A16Z 打算再做一回外星人:他们用 6 千多字分析了中国直播市场——这个在年中一度火热,又开始趋于平稳的行业。然而这次,他们没有将目光简单地停留于中国直播特有的产品形态上,而是就以下几个关键问题提出了自己的思考:

未来的直播内容将是 PGC 还是 UGC?

它应该是一个独立的产品,还是一项功能?

中国人喜欢的玩法,老外会买单吗?当社交直播被嫁接到知识分享、新闻等场合,是否还能保持生命力?

中国直播行业的16个观察

从 emoji 表情符、自拍贴图,到 Instagram 引发的滤镜潮流,社交媒体正在不断改变用户自我表达的方式。而这一切都归功于以下几种技术的发展成熟:智能手机(现在甚至包括太阳眼镜)上可随时访问的摄像头、实时计算机视觉技术、人工智能、社交媒体等。值得一提的是,在这些功能风靡全球之前,它们都曾出现在亚洲通讯类 App,并广受好评。因此,近期流行于中国社交网络的直播,将成为全世界潮流的下一站。

流媒体直播在美国已经存在很多年,但一直没能成为主流。当前全球市场有许多直播领域的移动应用,Facebook Live、Flipagram、映客、Instagram Stories、Live.me、Meerkat、陌陌、Snapchat、Twitch、Twitter Periscope、YouNow、YY 等。但正如上文提到的,中国地区的直播相较其他地区发展更为迅猛。2016 年 6 月,大约 46% 的中国网民至少使用过一个直播应用。据华创证券(Huachuang Securities)估计,移动直播市场在去年就拥有 18 亿美元的潜在价值,并将在 2020 年扩张到 159 亿美元。瑞信(Credit Suisse)则在其 9 月研究报告中声称:中国个人直播市场价值将在下一年达到 50 亿美元,仅比中国电影总票房(70 亿美元)低 20 亿美元,等于半个移动游戏市场的价值。

▲中国大约有 200 个直播 App。

考虑到中国直播行业仅在一年前才爆发,这些数据足以令人吃惊。当中国的创业者们看到 Meerkat 在 2015 年 3 月爆发式增长后,他们开始创造属于自己的直播软件。中国目前已经拥有超过 150 款直播软件——只用了一年时间。那么我们又能从中了解到些什么呢?

/ 01 /

这是一种娱乐的新形式

流媒体直播已经在中美两地存在十多年了,但一些中国产品(如映客)别出心裁地将其重构为 “社交直播”:通过视频聊天室,主播对着一群陌生观众进行直播和互动聊天。这种新模式推动了直播取代自拍、贴图和滤镜,成为社交媒体发展的下一个趋势。

此前,中美两国的直播平台大多是以游戏知名(例如 Twitch)或者平台本身组织的歌唱和舞蹈表演(秀场)。 而映客和其他社交直播软件不仅从 PC 转到了手机移动端,还将手机的摄像头从后面(捕捉你看到的)转到了前面(你长什么样)。这种视角的转变极大地改变了应用的功能:如果 Snapchat 没法自拍的话,这将让它更像个记录新闻的 App,而非用来表达自我。

▲如果 Snapchat 默认开启后置摄像头,功能会和现在相差十万八千里。

中国的直播更像是自拍的视频版。主播与观众的互动构成了观众参与和变现的支点。

/ 02 /

互动取代了才艺达人

如果把中国的直播比作移动电视频道,那么社交直播就像真人秀与午夜脱口秀的结合。但观看别人直播日常生活——躺在沙发上看电视,吃饭,开车去工作,甚至仅仅坐在卧室的桌子上——到底有什么意思?这不正是电影 “楚门的世界” 吗!

答案就是互动。如果一个观众喜欢该直播,他可以通过发送公开问题、赠送一个或多个虚拟礼物来引起主播的注意。主播会念出观众的名字,回答他的问题或简单回复感谢。例如,假设你赠送某主播一个虚拟跑车贴图(通常超过30美元),那么你可以要求主播唱一首你最喜欢的歌。如果主播因此而高兴,便会答应你的请求,以感谢你的礼物。同时,所有公共聊天室的观众也能看到接下来的歌唱表演。

这种互动增强了观众的认同感,让他很容易感到满足。同时,它让主播从数码虚拟贴纸中得到财务收益,并取悦其他观看者。因此,观众可以很大程度上决定了一场直播秀的 “方向”

直播软件想要成功,还需要借助另一个工具:游戏化。通过排行榜,新手主播也可以被顶到很高的位置,与明星主播进行对决。(这点很难在 Youtube 类平台上实现)。所有的机制设计,都为了把新的主播、频道和流行人物推到前台。除了对主播进行排名,平台还会基于虚拟礼物总价值对主播的粉丝们进行排名。这种粉丝间的竞争机制也促进了平台上的互动及送礼行为。

▲排行榜这类竞争机制提升了平台互动。

因为直播的主要焦点在于和观看者的互动,所以主播们很少需要提前计划很多内容。他们仅需要打开 App 和自己的观众直接沟通即可。在过去,顶级的主播们需要在游戏、音乐、舞蹈或者其他表演方面有所专长;而现在,一个主播可能不需要有任何这些过往的才艺。将 “社交” 置于直播之首,大大拓展了中国潜在主播的供应量。

/ 03 /

虚拟打赏提供了统一的激励

主播们刚开始为什么会选择直播?理由很简单:成名感,消磨时间,挣钱和交友。

当一位观众为主播买了一件虚拟礼物的时候,这笔收入将在 App 商城、主播和直播平台之间分成。礼物的价值从几美分到几百美金不等。大家经常听到某人辞掉全职工作去做主播的事迹——毕竟主播的回报如此之高,顶级主播们可以月入上万。

通过虚拟打赏,主播们可以了解自己是否受到粉丝们的喜爱;观众也可以获得明星主播的回应和认同;平台也挣了钱。由于主播们把直播当作挣钱的一种方式,他们有动力更频繁地进行直播。最终,中国的直播 App 拥有稳定的内容供应——这一问题在美国一直未能解决。

▲Meerkat 作为这一次直播风口的先行者,近日因为各类营收问题被迫关停转型。

另一个值得注意的特征是:大多数中国的社交直播软件着力于陌生人社交网络。因此作为一种沟通的形式,虚拟赠礼在文化背景上更为中国人所熟悉和常见。如果直播是基于朋友间的话,这些平台的赠礼机制将会大大不同。

/ 04 /

广告并不是变现的唯一途径

因为平台、主播和观众三方共享一套利益激励机制,中国的直播平台自身就能够产生收入,而不需要依靠广告和品牌活动。

以火爆的直播平台 YY 为例,广告只占其总收入很少的一部分:线上广告在 2013,2014 和2015 年分别占比 9%,4% 和 1.1%。

这并不是说品牌们对直播平台不感兴趣,而是因为这些 App 发现了另一种让流量变现的方法。

/ 05 /

当然,品牌们也在试水直播营销

国际品牌已经开始注意到直播平台,甚至将其作为新产品的推广渠道了。

百货大亨 Macy’s 进行了一场直播,场地是其曼哈顿 34 街上的店面——内容则是 “看看我看到了什么” 。而奥利奥充分利用了直播的娱乐效果,邀请流行歌手在嘴里塞满奥利奥饼干,然后把饼干的原料唱出来。小米则采用了一种别出心裁、甚至有些前卫的直播方式:为了展示手机强大的电池续航能力,厂商用一台 Mi Max 持续进行直播,直到把电池耗尽!这场直播持续了 19 小时。更让人咋舌的是,竟然有超过三千九百万的观众参与了这次直播。

▲Angelababy 在直播平台上两小时卖出一万支口红。

其他的品牌宣传方式则是直接与平台及主播合作。与传统的产品展示类似,这种方式通过对虚拟礼物进行冠名来实现。

相关文章
最新文章
热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