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站长学院 > 创业 >

【蓉创反思录】罗文娟:我的两个创业团队是怎么散伙的

2016-05-17

相比成功时的鲜花和掌声,创业者的失败总是那么的寂寥和落寞,成王败寇似乎成了众多世人的评价标准。然而在竞争惨烈的创业江湖,任何一个鲜活的创业故事都值得研读、借鉴,它正像一面镜子,催人反省,照亮前行路。

云网 团队 两个 创业 罗文娟

相比成功时的鲜花和掌声,创业者的失败总是那么的寂寥和落寞,成王败寇似乎成了众多世人的评价标准。然而在竞争惨烈的创业江湖,任何一个鲜活的创业故事都值得研读、借鉴,它正像一面镜子,催人反省,照亮前行路。

罗文娟是一家初创公司的联合创业者,公司现在运营Once、Balala两个项目。她是一名女性连续创业者,早期从事数字音乐行业,积累了许多的相关资源。她曾经在数字音乐行业有过创业遭遇公司被卖,失败后加入一个团队打造了一款职位悬赏的App,却又遭遇团队变故。这些经历让她成长和成熟很多。今日,让我们一起走进罗文娟的创业世界,来倾听她的真实故事。

罗文娟在数字音乐行业做了很多年。

用她自己的话来说,“我很早就在做数字音乐,数字音乐的内容很多,但是变现的方法很单一,多数是通过移动的振铃全曲下载分成和特殊项目合作分成。工作一段时间后,我自认为资源足够,就进行创业,创建了一个文化传播公司,主要对接全国的独立音乐人和唱片公司,然后在各个渠道进行变现。”

“这就是一个稳赚不赔的生意。”罗文娟这样解释,“在当时的市场下,就算我们过一段时间把这个公司的壳再卖出去,都是可以增值的。”

2012年,罗文娟创立了自己的公司,合伙人是自己朋友的丈夫,他是公司的法人,而罗文娟则占了50%的股份。

当时公司发展得还算不错,但是合伙人不负责任何业务,只负责行政和财务;除此以外,两人的沟通也有一些问题,“他有什么问题不会告诉我,而是都告诉他老婆。”

而这些小问题也并没有怎么影响公司的发展。两年后,公司也开始盈利了。但没想到的是,合伙人和他的妻子闹离婚,需要分财产,也产生了卖公司的想法。

当合伙人和罗文娟商量想要卖公司的时候,罗文娟非常矛盾,“我一个人没办法把公司做下去。但是整个公司的业务都是我在跑,感觉是一手养大的孩子,舍不得卖。”

所以罗文娟决定拖一段时间,再看有没有其他的解决方式。

但是,合伙人背着罗文娟卖掉了公司。

“他负责财务,当时做大了我们公司的帐面,并且把自己的部分做大,所以在公司盈利了一段时间并且卖出去后,我反而亏了一大笔。当我和他的老婆说起这件事情的时候,他老婆表示他们已经离婚了,这件事情和她没有关系。”

事后罗文娟进行反省,完全不懂财务的自己在这件事情上吃了大亏,但是也没有任何办法,所以,CEO不求样样精通,但是对每个部分都要有所了解;其次,创业本就是在摩擦中曲折前行,团队之间需要更多地沟通,遇到问题更是如此,应该共同去寻求解决方法。

而在创业团队的沟通中,团队成员需要经常进行直接的谈话和表达,这样才能够避免其他的错误。

她补充道,“除此以外,现在看到很多联合创始人都是采用招聘或者推荐的形式,其实我个人是觉得不太赞同的。因为你知道他的能力优秀,但是你不知道在面对困境的时候,他会做一些什么事情。人品是最重要的,但是一段时间的相处看不出来一个人的人品。”

云网 团队 两个 创业 罗文娟

罗文娟现运营产品——Once截图

2015年4月,罗文娟则是加入了职位悬赏App团队,进行第二次创业。

这个App是共享经济下的产物,采用熟人推荐机制。当你看到一个合适的职位时,可以推荐自己的熟人,一经录用,便能获得收益。闲置猎头和其他有较多人脉资源的人都能成为这个App的受众,针对的更多是有丰富工作经验的人。同时,公司通过这个渠道,能够招聘到很多原渠道接触不到的人才,并且不再需要支付高昂的猎头费用。

在刚开始起步的时候,这个产品发展得很好,也受到了很多投资人的关注,在上线之前就拿到了种子轮投资。

当时另外两个合伙人都从腾讯出来,双方都有想要创业的想法,于是一拍即合的开始做这个产品。

但创业过程中,CTO的家中陆续发生了很多的问题,父母的身体状况很不好,CTO在顾及家庭的过程中,也影响了工作,并没有安排好团队的协调工作。团队起初很体谅CTO,让技术团队在没有CTO参与的情况下单独开发产品。

“当时CTO一周大概有三四天都不在公司,对工作也不太上心。团队从5月开发到8月,却没有看到任何产品。”

于是罗文娟便和CEO商量,要不要和CTO交流下,这毕竟是一个创业团队,如果他保持这样的现状,团队或许需要换一个人。

“但是CEO本身就不太擅长和人交流,而且他觉得这种事情不好说,”罗文娟解释道,“毕竟,从人性的角度来说,这种事情确实不太好讲。”

相关文章
最新文章
热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