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其他综合 >

扎克伯格每周都要跟全体员工分享秘密,为什么大家都能守口如瓶?

2017-01-09

扎克伯格每周都要跟全体员工分享秘密,为什么大家都能守口如瓶?为了防止竞争对手知道自己的计划,大公司一般都会严格保守自身项目、行动的机密。但是 Facebook CEO 扎克伯格每周都要当着 16000 名员工的面回答包括公司内部项目在内的任何问题。

扎克伯格每周都要跟全体员工分享秘密,为什么大家都能守口如瓶?为了防止竞争对手知道自己的计划,大公司一般都会严格保守自身项目、行动的机密。但是 Facebook CEO 扎克伯格每周都要当着 16000 名员工的面回答包括公司内部项目在内的任何问题,而且更令人惊奇的是,迄今为止这些公司内部机密几乎都没有人会泄露出去。Facebook 是如何做到的呢?Recode 通过访谈了5、6 位 Facebook 现员工和前员工发现了社交巨头保守秘密的秘密。

2015 年 7 月的一个星期五下午,扎克伯格站在了 Facebook 总部的几百号员工面前,一个摄像机记录着他对全球其他地方的几千名员工的讲的每一句话。

扎克伯格每周都要跟全体员工分享秘密,为什么大家都能守口如瓶?

那天,通常平静且天生内向的扎克伯格一反常态,他发火了。

那一周的早些时候,有关 Facebook 秘密的消息助手M的新闻被泄露给了媒体。这位 Facebook CEO 对他的员工发誓说:我们一定会找出泄密者,然后我们还要炒他鱿鱼。

一周后,在另一场公司会议上,扎克伯格发布了一条更新:他说,元凶已被抓住并炒掉了。在场的很多人都鼓了掌。

这次泄密以及随后的政治迫害在 Facebook 都是很罕见的事。跟苹果、Snapchat 等技术公司不让员工了解自己的项目和野心不一样的是,Facebook 会定期在每周五下午的问答会上分享各种秘密,扎克伯格主持的这项活动已经持续了 10 年。

最令人吃惊的是:这些秘密几乎从未被泄露出去。

有消息来源说扎克伯格用这些周例会告诉他的近 16000 名员工尚待发布的产品细节,比如新闻阅读器 app Paper 或者 Snapchat 的竞争对手 Slingshot,以及 AI 助手M等。

对于公司的产品战略,比如推进视频直播等,他在内部会开诚布公。而且扎克伯格还会将自己对 Snapchat、Twitter 等竞争对手的看法,甚至连 Facebook 董事会成员的看法分享出来。

话题几乎没有禁忌。但几乎都没有被泄露出去给媒体,即便包括实习生在内的整个 Facebook 员工都可以参加会议。

其中一位前雇员说:“你一开始看到透明到这种程度一定会很惊恐的。但知道自己得到毫无限制的响应是很特别的。”

这种特别的感受——也就是员工可以接触到信息,可以看到一位开诚布公、讲话不用稿子、话题百无禁忌的扎克伯格,这一点是有助于把周例会上发生的事情保留在周例会以内的。通常如此。

另一位前员工则解释说:“如果我们要拥有这种开放的文化,就得接受另一个小小的协定:不要泄露秘密。”

正式的协定也有。Facebook 会让新员工接受媒体培训,警告他们如果泄露公司信息的话会被解雇。扎克伯格则会定期提醒 Facebook 员工说,他例行的每周答问会是要保密的。

但是在 Facebook 那里还有另一个威慑:羞耻。

我们跟5、6 位 Facebook 的现员工和前员工交谈过,这些人几乎都提到了来自同事的压力是自己保守秘密的主要激励因素。

其中一名前员工解释说:“如果别人泄露了什么的话,大家会很愤怒。你不能背叛家庭。(注:有人把扎克伯格管理公司的风格形容为宗教狂热)”

公司范围内的答问会并不是 Facebook 独有的东西。这已经变成技术界的标准做法,这项传统可以追溯到 Google 及其全员参加的周例会,叫做 TGIF。Twitter、Uber 以及 Nextdoor 也有类似的会议。

但扎克伯格名声以及 Facebook 的规模和影响力使得这家公司每周的例行仪式相当令人震撼。扎克伯格甚至还跟全球不同城市的 Facebook 用户开起了公开的答问会。

有人认为扎克伯格从这些会议上获得的东西跟他的员工一样多。这些会议让扎克伯格有机会倾听一线员工的心声,同时也是他改进公开演讲技能的机会。(在公司早期日子里,扎克伯格是出了名的不善言辞,公开演讲时总是很窘迫,但这些年来他已经改善了很多。)。

在 Facebook 总部,答问会大概是这样进行的:

每周五太平洋时间下午 4 点,在 Facebook Menlo Park 总部庞大的新大楼的自助餐厅内,扎克伯格都会讲 1 个小时的话。扎克伯格的高级幕僚——比如 COO Sheryl Sandberg,产品负责人 Chris Cox,以及 CTO Mike Schroepfer 等人,都会坐在为员工准备的椅子的第一排,一旦扎克伯格希望他们当中的人回答某个问题时就可以马上起身。

这些会议通常仅限 Facebook 员工参加,尽管其他人也出席过。董事会成员 Peter Thiel、Susan Desmond-Hellmann 以及 Don Graham 都参加过答问会。2013 年夏天的时候 Jay Z 也参加过,但似乎没人记得为什么自己会出现在那里。如果你是在远程办公的话,答问会是直播的,内容会上传到 Facebook 的内部门户一小段时间,这样大家可以在方便的时候再收看。

一般扎克伯格会从开场白开始,然后对那一周正好是工作周年纪念日(Facebook 人称之为“Faceversary”)的老员工表示感谢。如果你的工作时间够久(通常是 10 年左右)的话,你可能要站起来跟大家分享一则你喜欢的与自己在 Facebook 工作有关的故事。

然后扎克伯格的话题就会聚焦在“本周修补(fix of the week)”上面,通常会表扬某位做好了一次工程修复的幕后人士,或者是完成了别人也许没有意识到的事情的人。这是旨在帮助 Facebook 保持其“黑客 DNA”的一次小小的呐喊,即便现在公司规模已经非常庞大。

这些手续都做完之后,扎克伯格就会回答员工提交的问题,一般他会从最热门的问题(非匿名下提交的问题在那一周会在 Facebook 内部群由大家进行投票)开始。今年早些时候 Gizmodo 发布了一张该投票系统的截图,上面显示这些问题包括了 Snapcaht 的商业战略、员工是否应该努力阻止特朗普的总统竞选活动等。

一旦投票选出的问题回答完毕,剩余时间扎克伯格会回答听众当中提出的未经筛选的问题。

扎克伯格每周都要跟全体员工分享秘密,为什么大家都能守口如瓶?

话题非常广泛。扎克伯格通常不会对竞争对手发布公开评论,但在 Facebok 的答问会上,他可以坦诚地讨论 Twitter 和 Snapchat。在多个场合他曾经讨论过 Elon Musk 和他做火箭的壮志。当 Kanye West 在 Twitter 上要扎克伯格给他 10 亿美元时,扎克伯格不可避免地要在接下来的周五回答这个问题。其中一位员工记得他开玩笑说:“可能他要是在 Facebook 上面问我的话就给了。”

问题和随后的回应也可以是非常严肃的。当董事会成员 Marc Andreessen 将该公司在印度推行的 Internet.org 行动计划比作殖民主义时,扎克伯格提出了异议,还有一次在他发给公司的内部备忘录被公布到网上之后,就“Black Lives Matter(黑人的命也是命)”运动发表了慷慨激昂的陈词。

不过扎克伯格通常都是比较放松的。而看到一个放松的、真实的扎克伯格是员工还期盼着听到自己的 CEO 讲话的原因之一,这也是为什么他们对他的讲话口风如此严实的理由。

一位前员工解释说:“这是扎克伯格的另一面,这一面外界是看不到的。”

但对扎克伯格的忠诚似乎面临着一些压力。自 2016 年选举以来,我们看到 Facebook 员工中间出现了一些不同寻常的意见分歧,最引人注目的是一小群员工开始成立特别小组,调查 Facebook 在美国总统选举前传播假新闻中所扮演的角色。这一行动破坏了公司的形象,是对扎克伯格的公然挑战,令我们交流的若干前员工感到震惊。

无论这是孤立事件还是公司发展到一定阶段的必然,这个球无疑都要踢回到扎克伯格那里。

“大家来 Facebook 工作是因为他们希望为扎克伯格工作。其他人都没有这个 Mark(扎克伯格的名)。”

相关文章
最新文章
热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