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其他综合 >

英伟达CEO黄仁勋纵论AI未来、与英特尔战略之争及特朗普当选

2016-11-14

11 月 13 日,VentureBeat 采访了英伟达 CEO 黄仁勋,就 AI 的未来、科幻小说和科技现实之间模糊的边界、英伟达在开发 Nintendo Switch 上的角色、英伟达与英特尔在人工智能上的竞争以及黄仁勋对唐纳德·特朗普赢得美国大选的看法这五个话题展开对话。

11 月 13 日,VentureBeat 采访了英伟达 CEO 黄仁勋,就 AI 的未来、科幻小说和科技现实之间模糊的边界、英伟达在开发 Nintendo Switch 上的角色、英伟达与英特尔在人工智能上的竞争以及黄仁勋对唐纳德·特朗普赢得美国大选的看法这五个话题展开对话。

英伟达 CEO 黄仁勋纵论 AI 未来、与英特尔战略之争及特朗普当选

英伟达 CEO 黄仁勋说,英伟达正在经历从一个图形芯片公司到人工智能平台搭建者的转型。公司依然在为笔记本电脑和游戏用 PC 以及虚拟现实头盔提供图形芯片,但是,英伟达现在也在为深度学习神经网络、自动驾驶汽车和一些新的设备,比如任天堂的游戏机 Switch 提供计算能力。

在英伟达宣布第三季度财务报表(截至 10 月 31 日,英伟达该季度营收为 20.04 亿美元,去年同期为 13.05 亿美元,同比增长 54%; 净利润为 5.42 亿美元,去年同期为净利润 2.46 亿美元,同比增长 120%;合摊薄后每股利润为 0.83 美元,去年同期为每股利润 0.44 美元,同比增长 89%)之后,Venturebeat 的记者 Dean Takahashi 对黄仁勋进行了专访。不过他们谈的重点不是财报,而是一些更加重要的话题。

访谈主要围绕 5 个问题:AI 的未来与风险,科幻小说和科技现实之间模糊的边界、英伟达在开发 Nintendo Switch 上的角色、与英特尔在人工智能上的竞争以及黄仁勋对唐纳德·特朗普赢得美国大选的看法。

奇点会来临吗?

VentureBeat: 此前我们曾采访过软银的孙正义。他说,他想要对奇点进行投资。似乎在他看来,奇点会很快来临,你怎么看?我们想要一些更加智能的 AI,比如自动驾驶汽车,但是,我们并不想建起天网(Skynet),是吗?

黄仁勋:我认为,未来我们会拥有大量的的 AI,而不是单个 AI。我们都会有自己的私人 AI,在医疗的众多领域,我们会有 AI;在制造业的众多领域,我们也会有 AI;在我们的商业中的方方面面,我们会拥有不同的 AI:我们将会有营销的 AI、供应链 AI、预测 AI、人力资源 AI。未来,我们将拥有各种各种的 AI,它们将会被融入软件中。

AI 将会通过机器人、无人机和或一些小型机器,让人与互联网在现实世界中实现真正的互联,这些机器能智能地执行任务。其中,车当然是一种,包括高尔夫车和自行车。未来将会有各种各样的 AI ,让机器变得更加安全、更加易用,也更加易于获取。在未来的 10 年间,我们将会看到众多类似的事物出现。

AI 能力的提升速度将超越摩尔定律。我认为这是一种超级摩尔定律现象,因为它具备持续学习的能力,它拥有大规模网络持续学习带来的好处。今天, 我们发布一个新的软件包后,会不断修正 bug,然后每年进行一次更新。这种节奏将会被改变。软件将能够更快地从经验中进行学习。一旦一台设备中一个智能软件的部分学到了一些东西,就能在主板上对所学到的东西进行无线传导(OTA)。一瞬间,软件中所有的东西都将变得更加智能了。

超级摩尔定律的创新时代正在到来。我认为,AI 将会是解释这一现象的一个重要部分。

不用看科幻小说,我们就是科幻

VentureBeat:你会觉得自己需要参考大量的科幻小说,以洞察 AI 的发展方向吗?

黄仁勋:实际上,我并不需要看科幻小说,因为当下的我就处在科幻小说之中。我们是一家几乎引领科幻小说前沿的公司,决定了科幻小说会描写什么。比如,虚拟现实以及我们所做的所有 AI 相关的工作、所有与机器人相关的工作,都让我们更加接近把科幻小说变成现实。

为什么要进入单机游戏市场

英伟达 CEO 黄仁勋纵论 AI 未来、与英特尔战略之争及特朗普当选

VentureBeat:过去,似乎能为 PC 游戏市场提供产品已经足以让你们很开心了。单机游戏(Console)市场的吸引力更小。我很好奇为什么你们要争取 Nintendo Switch,你们是怎么拿下这个单子的?

黄仁勋:我们对游戏市场有很深的投入,这是公司一直以来的方向。市场中的一些领域,我们还没有做好进入的准备。当提到这一代的单机游戏时,我持一种相当坦然的态度:我们确实没有 x86 CPU。在这一点上,我们没有和任何人竞争。但是,另一个关键点是,我们能不能真的做一点贡献。如果某一个单机游戏并不要求我们特殊的技术,不要求我们能带来的独特的东西,那么这只是一个并不适合我们的商品业务。

在 Switch 的例子中,这是一个具有突破性的设计。性能非常关键,因为游戏是建立在强大的性能基础之上的,但是,格式(form)因素和能量效率也是至关重要的,因为他们想要开发的是一些便携式的、可变形的游戏机。他们希望实现的游戏,是目前世界上所没有的。这一愿景需要两个伟大的编程团队,加上各自的创意团队,坐到一起共同解决。为了开发这一新的游戏机,上百名工程师花费了数年的时间。这一项目真的打动了我们,让我们为之兴奋。这是典型的双赢。

如何看英特尔收购 Nervana 和 Movidius

VentureBeat:你怎么看待英特尔收购 Nervana 和 Movidius,同时推出 Xeon Phi 协处理器?看起来那是一个对你们构成竞争的平台。

黄仁勋:我们的一个大的主题是我们从一家芯片公司转型为一家计算平台公司。我们的计算平台基础架构——我们称之为 GPU 计算——将 CPU 的指令吞吐率和 GPU 的数据吞吐率结合起来。我们花了 10 年时间建成这个基础架构,来自世界各地的开发者使用各种算法,各种库,各种工具来了解如何使用这个架构。这是漫长的旅程。

可以让世界各地的开发者使用的计算平台很不常见。那样的基础广泛的计算平台不多。我们的战略是成为一家计算平台公司。我们专注开拓的应用之一是深度学习。我们现在已经在深度学习领域投入了数十亿美元,深耕了七年。我们推出了一个端到端的深度学习平台。我们的解决方案的宽度、性能和覆盖面——不管应用于哪个云平台,哪个服务器公司——这是一场伟大的投资,花了很长时间。

一方面,计算平台需要能够向后兼容,支持整个行业的应用。它必须能够支持计算方法,我们过去使用的数值方法,还有数据科学方法。我信任计算机科学中的偏微分方程、线性代数等等,以及数据科学,深度学习方法。它是两者的结合,不只是这一个或另一个。

我们创建了一个把所有这些考虑在内的架构。因此,你可以在我们的平台上运行更多的应用。一个平台能运行的应用越多,它的性价比就越高——即使不算硬件,平台的成本也比本身具有更多应用程序的计算架构更高。

我们的想法是重视应用程序。我们要让世界上的几乎所有需要数据吞吐量计算的应用程序在我们的平台上运行。这是我们的战略。

如何看特朗普赢得美国大选?

VentureBeat:你对唐纳德·特朗普赢得美国大选有何看法?

黄仁勋:我想,我的反应是,我们必须时刻记得,要带领社会中所有人共同进步。这是人民的声音。我很乐观,美国政府将会继续支持多样化、拥有包容的心态,并且带来希望,帮助我们不要忘记这个国家中的每一个地方都有一些人需要我们帮助。

我对选举结果非常乐观,这跟我自身倾向于拥有一个更自由化的政府的态度无关。我对政府的弹性很有信心。我们会找到一个过渡的办法,也会找到一个向前的办法。

相关文章
最新文章
热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