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IT资讯 >

揭秘腾讯海外投资策略:为什么说它是BAT中最会买的

2016-06-22

揭秘腾讯海外投资策略:为什么说它是BAT中最会买的。有关 Supercell 将被收购的消息在上个月就有所流传,据 5 月 14 日彭博社报道,有消息人士表示,软银正在考虑出售手中持有 Supercell 股份,并正在和来自中国的“一些买家”进行谈判,现在看来这些买家中包括腾讯。

\

不出意外的话,腾讯用 90 亿美元购买芬兰游戏开发商 Supercell 的交易近期将会公布。

有关 Supercell 将被收购的消息在上个月就有所流传,据 5 月 14 日彭博社报道,有消息人士表示,软银正在考虑出售手中持有 Supercell 股份,并正在和来自中国的“一些买家”进行谈判,现在看来这些买家中包括腾讯。

Supercell 被游戏行业看作有史以来最成功的一个手机游戏公司。它成立于 2010 年,初始团队仅 6 人,但旗下三款游戏《部落战争》(Clash of Clans)、《海岛奇兵》(Boom Beach)、《皇室战争》(Clash Royale)均风靡全球,2015 年收入达到 23.3 亿美元,在全球手游市场位列第一。

如果达成交易,这将成为腾讯史上最大一笔海外收购案。

这是腾讯在海外一次典型的投资——只要对主要战略有用,不惜花大价钱投资和收购。而仔细梳理这家公司投资纪录会发现,在海外投资这件事情上,腾讯的风格在 BAT 之中是最精明的。

指导战略:“实用”

游戏是腾讯的主要业务之一。上一次腾讯在游戏行业的大手笔是 2013 年斥资 14 亿美元收购暴雪6% 的股份。

腾讯自 2006 年以来的 10 年间,一共投资收购了 34 家游戏公司,其中只有 7 家是中国公司,其它主要位于美国、韩国以及日本。34 家公司总共花费 178 亿人民币的资金。

除了入股暴雪,腾讯还斥资 2.31 亿美元全资控股了 Riots 拳头——《英雄联盟》的母公司,这是曾被马化腾称之为在海外最成功的投资。此外,他们还大量投资韩国开发商,扩充其在移动游戏市场的可运作空间。

“游戏行业具有天然的全球性,在审美偏好和语言障碍上相比其它产品较小,也不像打车或者购物这些与其它产业会发生交叉的行业,这是一个纯互联网的产品。”国内游戏厂商完美的高管向界面新闻解释。

“在买下拳头公司之后,腾讯将《英雄联盟》在中国市场做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上述人士表示,在进行海外并购时,腾讯作为国内互联网巨头还是十分有优势,被投的内容公司如果有入华需求,也很乐于接受他们的投资。

他们并不偏向于新兴技术,更重要的是“实用”。在接受媒体采访时间,腾讯 CEO 马化腾在曾表示,这几年在海外最成功的投资是拳头公司,“腾讯固然看重技术型公司投资,但更看中能在知识产权上游制造内容的公司。”

硅谷一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投资者向界面新闻评价,“腾讯投资目标非常明确,比如游戏以及相关产品,目的都是为了搭建自己的生态圈,是能够拿回去直接用的,并不倾向于新兴科技。”

除了游戏,影视也是腾讯一个投资重点。正在上演的《魔兽》电影在开场之前,腾讯影业的标志出现在了大屏幕上,这也是早期在暴雪公司的投资的发酵。

而就在几天之前,彭博社报道称,腾讯和好莱坞老牌经理人公司 William Morris Endeavor(WME)及红杉资本中国,共同组建合资公司,在中国开发体育和娱乐业务——腾讯借助在本土的渠道优势,与海外主流行业公司结盟。

WME 创建于 1898 年,是美国最大的经理人公司,旗下华人艺人及运动员包括章子怡、陆川、成龙、刘亦菲及易建联等。

其旗下业务也是复杂多样,这些年也四处并购,包括有 Professional Bull Riders(联业骑牛大赛,简称 PBR)、造型及化妆师机构 The Wall Group,又与时代华纳旗下透纳广播公司(Turner Broadcasting)合组联营公司,发展电子竞技(e-sports)业务。

路径:与主流风投捆绑

在硅谷,与大多数投资者谈及国内 BAT 几家在当地的投资,大部分都认为腾讯是高效且敏捷,“闷声发大财”。

主流创投圈最大的筹码并不是钱,而是附加资源,在技术风投的发祥地硅谷尤其如此。这对于任何一个试图持资金进入的外国投资者,包括在中国称为巨头的 BAT 都是门槛。

腾讯的做法是与主流基金捆绑,本地化运作。它们在硅谷的投资部门雇佣了完全本地化的美国团队,它还积极入股硅谷本地顶级基金,比如称为“Andreessen Horowitz”的 LP(基金的出资人),这意味着他们能够跟随马克·安德森和本·霍洛维茨这两个硅谷风投明星进入当地主流团队。

而腾讯在硅谷的确在努力追逐最有光环的公司,即便著名孵化器 Y Combinator 现在的投资案例被一些人看空,但在几年前还算是硅谷的“金字招牌”。腾讯在当时就跟随他们投资人 Everyme、Ark 以及 Sonalight 这些硅谷当地社交创业公司。

而腾讯早在 2013 年时对 Snapchat 的投资,使得成立仅两年的 Snapchat 估值达到了 40 亿美元,也显示了这家公司的投资实力和眼光。

“我们想和这些最聪明的创业者在一起工作,不然它们在考虑未来合作和其它一些事的话,直接会去找 Google 或 Facebook,而绝对不会想起来腾讯,所以我们要用投资的方式建立起一种固定的关系,再逐渐接触了解。”腾讯国际业务的高级执行副总裁 David Wallerstein 早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

但中国资本的局限性一直都在,进入不了细分行业内的一线公司,转而投资二线公司。最近,腾讯刚刚参与了对美国一家 AR(增强现实)公司 Meta 的B轮融资,在此次投资中,其它投资方还包括联想、高榕资本等,共计投资 5000 万美元。

Mate 成立于 2012 年,其产品类似于微软的 Hololens,号称基于神经科学原理研制的“自然式机器(natural machine)”,通过一个头戴设备显示出虚拟影像,而用户能够和这个虚拟影像交互。可以像科幻电影里那样将这种虚拟影像当作计算机介质,也可以凭空呈现一个大脑器官或者是建筑模型,供医生和建筑师研究使用。

在今年 2 月份的 Ted 大会上,创始人 Meron Gribetz 向观众演示了他们的第二代产品,他表示希望用这款产品在未来取代 PC 和智能手机。

投早中期公司

总体来说,腾讯的海外投资风格专注于早中期,以少量资金获得战略结盟以及不错的财务回报——这更像一家风险投资公司所作所为。

根据 CB Insight 的数据,腾讯在海外以及包括中国境内的投资都主要集中在C轮以前;在C轮阶段,平均每桩收购花费 6700 万美元;在D轮,从 2006 年到 2016 的 10 年间,总体花费为 11.99 亿美元,涉及 6 起交易。

\

数据来源:CB Isight

更多的投资都发生在种子轮以及A轮和B轮,而且从数据来看,绝大部分A轮和B轮的投资都发生在从 2012 年,甚至是 2014 年以后——十年间 30 起A轮投资中 22 起、29 桩B轮中的 20 起都发生在 2014 年以后,23 起种子轮投资中的 20 起发生在 2012 年以后。

\

数据来源:CB Isight

而在这种敏捷的投资背后,市场上也不乏对一个来自中国的巨头的恐惧。

“他们‘Close deal’的态度非常强势,不接受‘霸王’条款就收购,不接受收购就‘Copy to China’。”旧金山一名关注游戏行业的投资人向界面新闻表示,他们从创业者口中常常能够听到对于腾讯的抱怨,“但是从财务以及投资策略本身来说,比如回报率、速度以及覆盖率等方面来看,他们的表现的确很不错。”

就从去年以来,腾讯在情侣通讯软件 Couple、设计销售产品的 fab.com 以及游戏开发者 TapZen 以及专注于俄语国家互联网投资的 DST Global 上都以 IPO、并购等各种方式获得退出。

相比之下,百度在海外的投资和收购都十分保守,他们更大的财力花费在研发上,挖来谷歌大脑的建立者吴恩达主持当地的研发中心。

阿里也在美国迅猛投资,相比之下,它给外界的印象主要是“壕”。2014 年阿里希望在通讯业务有所布局时,四处在美国寻求收购,接触了几乎绝大多数即时通信类 APP,最后以 2.8 亿美元单独揽下了视频通话软件 Tango Me 的D轮融资。

但 Tango Me 到已经经历了一系列动荡:发展电商业务失败并关闭相关部门;裁员9%,以及更换 CEO。阿里巴巴在诸多新闻报道中被称为“big backer”(大靠山)”。

从 CB Insight 数据来看,阿里极少投种子轮。阿里巴巴在A轮投资 8 家公司花费 3.23 亿美元,而腾讯用差不多的价格投资了 30 家A轮公司。

从 Snapchat 的投资上也可以看出腾讯与阿里的差别。2013 年 Snapchat 进行B轮融资时,腾讯与 SV Angel 等 6 家硅谷主流风投一起对这家公司投资了 8000 万美元;而到了 2015 年 4 月时,阿里巴巴和来自中东的主权基金“国王控股公司(Kingdom Holding Company)”一起向这家公司投资了两亿美元。

阿里巴巴固然有钱,但值得注意的是,来自中东的主权基金并不是硅谷的聪明的玩家,对于风险投资资金充沛的硅谷,好的公司倾向于选择能够在钱之外带来附加资源的主流风投,这些来自石油国的富人资金并不被好公司所青睐,所以他们常常现身在公司发展晚期,几乎在 IPO 之前,此时公司价格居高,巨额投资能不能顺利地退出几乎全靠 IPO 或者是并购。

而在硅谷,最近一起著名的接盘侠案例就是联想和兄弟公司弘毅投资以 4.3 亿美元的价格对 Wework 的全面接盘。

“我们在硅谷都不理解联想为什么会以这么高的价格买这家公司。”有硅谷当地投资人对这次交易评价,目前这家公司估值已经到达 160 亿美元,在他们看来是偏离了实际价值的。

“很多巨头来了海外以后发现这边资产都比中国便宜,因为海外资产价格是合理的,但中国很多偏离了;另一方面,这些所谓的‘BAT’在中国是巨头,但在海外并没有议价能力,所以只能以高竞价来获得把公司卖给你的这样的机会。”上述人士表示。

所以,横向比较来看,腾讯在海外的投资并购更像一家专业的投资机构,而不是只知道撒钱的“土豪”。

相关文章
最新文章
热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