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IT资讯 >

回顾2015年:黑天鹅事件与乐视

2016-02-16

  黑天鹅已经张开它的两翼——2016年乐视的三大战略重心是全球化、生态开放以及协同化反。   2015年是极为不平凡的一年。   彼时,VC圈教父、红杉资本全球执行合伙人沈南鹏在2015年亚布力企业家论坛发表演

  黑天鹅已经张开它的两翼——2016年乐视的三大战略重心是全球化、生态开放以及协同化反。

  2015年是极为不平凡的一年。

  彼时,VC圈教父、红杉资本全球执行合伙人沈南鹏在2015年亚布力企业家论坛发表演讲时曾说,从1975年全球第一台PC问世后,科技领域每十年就会出现一只巨型黑天鹅,为产业造成巨大的冲击乃至洗牌——

  1985年路由器诞生;

  1995年互联网兴起;

  2005年智能手机横空出世;

  “当黑天鹅事件发生后,一些巨头会因之而灭亡,而新的巨头则会迅速崛起。那么,2015年的“黑天鹅”又将会是什么?“

  他年初的预言真的变成了现实,黑天鹅效应首先应验于资本市场:

  2015年7月,A股市场在经历数月狂欢后经历了一场惨烈的暴跌,此后几经起落,至今仍未走出跌宕行情;

  8月,央行出手骤降人民币中间价,3天内贬值4.66%,出现近20年来人民币最大的一次调整;

  10月份,资本寒冬已经成为业内共识;

  2015年全年,中国GDP增幅以6.9%收官,为30年来最低值。

  经济学家们纷纷预言,中国经济下行的态势或将持续数年。哪一个巨头会因之而消亡尚不可预知,但一个符合沈南鹏描述的企业却正在逆势成长和裂变——它高调,并因此而备受争议。

  这家企业就是乐视。短短一年多时间里,其创始人贾跃亭在原有的内容、互联网及云、智能电视的基础上,拓展至智能手机、智能汽车、体育以及互联网金融等领域,完成了7大子生态的布局;从全面落地香港,到首次亮相美国CES,再到正式进驻印度市场,乐视全球化进程迅速推进;原来的LOGO“Letv”更新为“LeEco”,乐视实现了品牌整体升级。

  2015年底,动荡莫测大时代里有一个小小的偶遇值得关注——《中国企业家》年会上,沈南鹏意外的被安排与贾跃亭同台,听其讲述乐视生态、共话互联网的未来。

  拷问贾跃亭

  “你的边界在哪里?”

  2016年初,一众亚布力企业家论坛成员坐在乐视大厦的17层,听贾跃亭介绍乐视生态。

  乐视拥有内容、互联网及云、大屏、手机、体育、汽车以及互联网金融七大子业务,布局科技、互联网和文化三大领域。

  这是一个听起来是一个近乎不可思议的庞大产业帝国。翻开中国企业家30年的发展历史,几乎所有的成功企业都是深耕主业并成为行业的领军者、然后再广泛投资并购辅业。

  在我们看得到的民营企业领袖中,“92派”代表、复星郭广昌是其中的一个例外;现在,还要加上贾跃亭。

  他是崛起于移动互联网时代的新一代企业家。“84派”的柳传志、王石与张瑞敏已经成为教父级人物,公众只能看到他们布道商业精神的一面;而“92派“的陈东升、俞敏洪,以及如”万通六君子“等房地产大佬等虽仍活跃于商场,却并无筚路蓝缕、开疆拓土的雄心与勇气;当互联网横扫全球,中国诞生了第一批互联网企业家:马云、马化腾与李彦宏。福布斯报告曾将BAT称之为“来自中国的全球挑战者”,如今它们已经成功跻身世界500强之列。

  二代也已经崛起,互联网一代们也没有退出战场。所谓“成也萧何、败也萧何”,互联时代创新与迭代的速度难以想象,曾经的巨头也许会在一夜之间被新晋者取而代之。

  “随着时代的变迁,很多巨头轰然倒塌的原因,或许是源于一个错误的观点:死于专注。”贾跃亭告诉在座的企业家们。所以,他用了这样几个关键词来形容自己缔造起来的商业帝国:整合与重构,打破与创新,共享与生态。

\

  乐视七大子生态

\

  乐视重点布局并试图融合的三大领域

\

  乐视生态闭环图谱

  在贾跃亭看来,创新分为两类:改良性创新与颠覆性创新。当颠覆性创新发生的时候,“所有人认为正确的事情,到下一个时代就可能是错误的。你认为具备竞争力的地方,变得不再重要。企业的核心竞争力也会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他对下一个时代的判断有两点:

  1、 互联网生态时代已经到来

  2、 中国企业有望成为全球引领者

  贾把上一个时代称之为工业时代,认为其倡导的专业化分工理论使得产业壁垒盛行,用户体验因此被割裂,他们不得不支付更高的代价去购买产品和服务。而他所理解的互联网生态时代里,各个产业的边界将被互联网冲破、消灭,信息与技术在勾连一切,寻找甚至构建跨界产业中的价值,将成为企业的核心竞争力所在。

  而西方学术界主流的看法则是,下一个时代的确已经到来。不过他们将之称为第四次工业革命时代、也即所谓工业4.0时代。与工业3.0时代、也即信息化时代相比,工业4.0时代将是基于信息物理融合系统的智能化来促进产业变革的时代。

  一份由瑞银在世界经济论坛年会上发布的名为《极度自动化和连通性:第四次工业革命对全球、地区和投资领域的影响》白皮书中对2016年经济趋势做出如下判断:经济灵活性将是2016年及未来取得成功的关键。

  瑞银董事会主席魏柏昂(Axel Weber)表示,自动化和连通性是推动历次工业革命的两股力量,但从未到达如此剧烈的程度。“这两股力量对国家、企业和个人的影响将迥然不同。那些已经准备好在经济上采取灵活做法的国家、企业和个人,将能更好地应对这一不断变化的未来。”

  虽然在对新时代的赋予的概念不同,但显然乐视恰恰是符合瑞银认为的那种极具“经济灵活性”的企业。

  “未来的竞争,绝不是硬件对硬件的竞争,而是真正的链条对链条的竞争,甚至接下来是生态系统,对生态系统的竞争,谁能够极快的形成一个强化反的链条,谁就有更好的优势。”贾跃亭如是说。

  所以,他对在座那些拷问他乐视“边界在哪里?”一众中国主流企业家代表们给出的答案就是:

  其一,乐视不是没有边界。乐视的内生边界共有三大原则:强相关、强化反;别人没有看到的、没有做好的,乐视可能会去做;乐视所有的动作都围绕一个核心:给用户带来全新的用户价值;

  其二,乐视的开放是没有边界的。我们希望能够打造一个非常好的生态环境,把所有的社会资源都放到这个生态之中,共同进化——这是乐视“共享生态世界“理念的真意所在。

  做 “变态”的事儿

  “如果一个人宣称自己能把800磅的重物举过头顶,大家可能会嘲笑他说大话。但如果你看到他一次又一次举重成功,你就会开始相信他。“

  ——查理·芒格

  每周日和周一,贾跃亭都会在同一间会议室里主持跨部门会议,把六七十位、来自多个不同行业的顶尖人才聚在一起去讨论事情。“乐视生态模式有一个特点,就是把传统观念上看起来对立矛盾的事情整合到一起。“他笑,”这听上去好像是挺‘变态‘的。“

  打破边界至少要从内部开始。为了能够实现贾跃亭理想中的快速、灵活以及富有效率的“生态化反”效果,乐视打造了一套“生态型组织”、也即,“管理型组织”+“项目型组织“架构。

  其中,管理型组织致力于扁平化,让产品与用户更为贴近、交互更富效率;而项目型组织架构则为了快速响应外部市场变化而设立,它更为高效灵活,可以确保关键业务的高效决策与核心业务的快速落地。

  但组织里的人是成功的关键。“如何吸引人才?” “贾跃亭告诉在座诸公:“第一,他们看重这个企业是否拥有远大目标;第二,他们看我是否有足够的分享机制。所有的人来乐视都是股东,我不过是股份略多一点而已。”

  事实上,企业家们优于常人的前瞻力,是因为他们在思想和眼界上更为多元、而非专注。一个例子来自龙湖地产的当家人吴亚军,这个极其低调的女性企业领袖对外界来说近乎谜团。在一次级别非常高的企业领袖闭门会议上,她极为难得的现身亮相。期间,她并没有与人去讨论地产行业,而是对其它实体产业表现出极大的关注度。

  与龙湖地产相比,乐视作为新一代互联网生态型企业,天然就具有用多元化的视角去布局和决策的能力。“通过这种打破组织的边界,我们经常可以看到别人没有看不到的事情,做出真正独一无二的东西。”贾跃亭如是说。

  第一次尝试颠覆,是在2012年。作为一家网络视频公司,乐视要杀入已经被认为是黄昏行业的家电市场、进军电视行业——彼时,贾跃亭尚需要力排众议才最终做出这个决定。

  三年后,乐视击败了三星和索尼等国际巨头,累计实现500万台的销量,并占据了互联网智能电视线上霸主的宝座。

  “是我们的硬件超越了三星才实现这样的目标吗?”他自问自答,“作为互联网的入口,其实硬件配置起到的作用已经不再那么重要。硬件背后的东西,譬如内容和UI等开始创造更大的价值。”

  所以,乐视从其核心优势内容一路延伸,逐渐构建起“平台+内容+终端+应用”的商业模式。

  这样“变态”的事情,乐视越做越多。在进军电视两年后,乐视又杀入已经一片红海的手机市场,并扬言要颠覆苹果。等到它宣布要造汽车,乐视已经深深的陷入到人民群众汪洋大海一般的怀疑之中。

  虽然很多人看它不顺眼,但偏偏发现它不仅没有倒下,反而越走越稳。尤其是当乐视超级汽车吸引了丁磊的加盟,互联网金融有前中国银行副行长王永利坐镇、乐视体育更是几乎挖空了整个中国体育行业的大咖们…….

  “我对乐视的看法发生根本性的改变,就是从人开始。”贝恩公司全球合伙人康雁在互联网生态研究论坛上公开表示,“我在想,这群非常有能力的人,为什么愿意如同打了鸡血一样去做同一样事情?”

  来自中国的引领者?

  “我们不知道的事情,比我们所知道的事情有意义”

  ——“黑天鹅效应”理论

  很多年前,亚马逊创始人杰夫·贝索斯开始布局云计算业务时,没有人理解这一动作。8年时间里,贝索斯曾经42次下调云计算服务的价格,投入却在不断增加。

  当互联网进入到云计算与大数据时代后,这一业务为亚马逊带来高达1600亿的估值。

  在乐视内部,贾跃亭也对亚马逊极为推许。一方面,他会将乐视云与亚马逊云进行对比——“亚马逊的云更多的是提供PC移动服务,所以它不需要那么高的码流,而乐视则直接可以在线进行4K传输。”截至2015年,乐视云视频平台在全球范围内覆盖了650个CDN节点,15T带宽出口,在海外拥有上百个节点的铺设,实现了对海外60多个国家、五大洲核心城市的全面覆盖。“开句玩笑话,如果我们愿意的话,我们甚至可以为南极的企鹅提供高清视频服务。”

  另一方面,贾跃亭欣赏贝索斯能够提前数年布局的预见力。在乐视内部,也有一句被奉为经典的名言:“让未来定义未来,让未来定义现在。”贾跃亭希望乐视子生态能够提前3-5年布局,“也许全社会现在不需要这个能力,但未来他会需要。”所以,乐视的子生态要不断提升自己定义未来需求的能力。而在公众需求还没有形成之前,他要求公司必须不断的进行技术研发,以及前瞻性战略布局。

  “我非常看好乐视云和内容优势。”在座的一位投资界元老级人士这样建议,“但也许你的力量可以更为集中一些,进一步强化公司的核心竞争力。”

  “但其实中国用户是不习惯为这一类产品和服务买单的。”贾跃亭这样回答。网络视频十年发展下来,依旧未能探索出一条盈利之路;很多红极一时的门户网站也因为营收来源过于依靠广告而逐渐被淘汰。所以,只有把一切能够满足用户体验的、强相关的东西融合在一起,为用户提供从终端到产品,再到服务的完整的体验——“乐视超级电视卖得好,是单纯的因为硬件、内容或是应用吗?不是,他们是在为整个生态买单。“

  “我听过你在《中国企业家》年会上的演讲。“中国金融博物馆理事长、中国并购公会会长王巍表示,”有两点我印象特别深刻:第一,你上来就讲雾霾,这代表了你的理想;第二,你认为下一代创新在中国。“

  那的确是一个让人有些意外的开篇。一直以来,人们习惯看到贾跃亭在发布会现场拿着手机,或则干脆骑着自行车上台:进行乐视超级电视、超级手机等终端产品展示时,他就像是一个技术咖,满口的专业术语和技术指标;而谈到乐视生态,他则更像一个野心家——急于颠覆苹果、甚至挑战整个传统世界。但那一次是贾跃亭第一次公开展现出他对这个世界温情而关怀的一面。

  但温情并不能拯救世界,改变需要巨大的勇气——“当乐视汽车项目成立的时候,很多人都反对。“贾跃亭说,“乐视资金那么紧张,为什么要做烧钱的行业?”

  “可是我给大家讲一句话,乐视即使今天死了,也要推动社会进步。”石油时代已经给这个时代的人造成了巨大的伤害,而真正能够变革这一切的只有互联网电动汽车,以及蕴含于其中的共享理念。“乐视有可能会死在半路上,但成功的可能性会因为先驱者以及源源不断的跟随者而不断增加。”贾跃亭如是说。

  为什么中国企业引领世界的时代已经到来?

  站在全球的视角上,智能制造、万物互联的大门已经开启。硬件、特别是消费类电子与消费者的结合将日益深入。智能电视、智能手机与智能汽车是人们在家庭、工作以及路上最常接触的工具,正越来越多扮演着更多的角色——它们即场景。

  立足中国,因为“这里是有着全球最广泛的互联网用户;这里有着全球最强的制造能力;这里是全球最具消费力的新兴市场;这里同时还是文化最为源远流长的国度。”贾跃亭说。

  当人口红利已经消失、当供给侧改革已经开启、当用户的需求正在发生结构性转变——中国企业正在压力与机遇中迎来一场史无前例的转型与升级的机会。

  2014年开始,中国企业已经掀起一轮国际化大潮。在一众出海买买买的企业中间,只有两个企业与众不同、值得关注。其一就是上文提及的郭广昌,他没有如地产商一样追逐移民的富人们而去,也不是为了全球财富配置而规避风险。他敏锐的看到全球与中国市场之间差异与机会,提出了“全球动力嫁接中国资源”的口号,试图为崛起中的国内中产阶级提供医疗(和睦家)、娱乐(太阳马戏、Studio8)以及时尚(地中海俱乐部、Folli Follie)等产品与服务。

  其二就是贾跃亭。他的眼光更为长远,乐视启动了名为”北洛硅线“的全球化策略,试图全面打破国家边界、打破科技、文化与互联网等产业边界。作为乐视最为核心的优势,内容正在成为其融合一切的通行证。内容即账户,它或许会成为如支付宝、财付通这样的金融账户、微信、QQ这样的社交账户一样,成为连通一切的第三大账户体系。

  黑天鹅已经张开它的两翼——2016年乐视的三大战略重心是全球化、生态开放以及协同化反。作为第四代中国企业家代表,贾跃亭有着比前辈们更大的野心、更开放的心态以及更灵活的商业模式——这些会帮助他成为全球互联网生态经济的引领者吗?

相关文章
最新文章
热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