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IT资讯 >

BBC发文称因中国竞争三星已达巅峰 或走向衰落

2012-01-01

BBC今天发表韩国梨花女子大学加斯帕•金的评论文章称,三星电子现已发展到巅峰期,由于韩国自身的经济原因、中国公司的竞争以及全球经济状况的恶化,三星很可能步索尼与IBM后尘盛极而衰,因此迫切需要成功实...

BBC今天发表韩国梨花女子大学加斯帕•金的评论文章称,三星电子现已发展到巅峰期,由于韩国自身的经济原因、中国公司的竞争以及全球经济状况的恶化,三星很可能步索尼与IBM后尘盛极而衰,因此迫切需要成功实现自我变革。以下为原文:

就像罗马帝国和大英帝国都经历了繁荣和衰落一样,科技公司也无可避免地会经历进化和退化的发展阶段。三星电子已然成为了世界领先的全球公司,但恐怕其发展已经到了极限,这家韩国公司也许将在不久后面临衰退的命运。这种“盛极必衰”的规则也曾应验在索尼和IBM上。

  索尼的突然衰落

  与三星的商业模式差不多,索尼最初在20世纪60年代带着其“TR-72半导体收音机”以相对较低的产品价格优势进军美国市场。

  之后,这家日本公司以一系列全新的产品在国外市场获得了成功,例如1979年的索尼随身听、1982年与飞利浦公司合作的CD音乐格式以及1995年的DVD机等。与如今三星电视的地位一样,20世纪80年代的索尼电视和电子产品在当时的行业领域里占有先锋地位。

  然而与IBM一样,索尼巅峰时代之后,立刻陷入了一个长达十年的衰退期。索尼在90年代的衰退,一部分原因是来自当时新兴的韩国三星电子的竞争。即使到现在,索尼依然在苦苦挣扎之中。

  尽管索尼的一些产品如PS游戏机仍有很高的人气,但这无法掩盖索尼公司已经连续四年遭受亏损的事实。如果索尼不是倚仗其人寿保险和银行业务的利润,那么对索尼这家科技公司来说,情况将会更加糟糕。

  IBM:从上升到衰落

  成立于1911年的IBM以其硬件和软件出名,在20世纪的电子领域内占领领先地位将近一个世纪。

  在IBM的巅峰时代,其产品都是无与伦比的,比如90年代的Selectric系列打字机和Thinkpad个人电脑,其它早期的成功产品包括制表设备、穿孔卡片和企业用电脑。除此之外,IBM还生产了一些与电子关系不大的产品,范围从肉类和奶酪切片机到商用称具。

  早期的IBM与如今的三星有着惊人的相似,包括他们都有一个严格和正规的公司文化——美国20世纪50年代流行的“公司人”角色,包括保守的服装(深蓝色的西服和领带,因此被叫做“蓝色巨人”)。

  IBM还要求员工对公司绝对忠诚,并且要具有团队思考意识,这常常让员工混淆了职业和私人生活,而导致两种生活经常混为一体,即带着家庭成员参加公司的集体活动,如公司的运动队、新员工训练中心,甚至还组了乐队。

  但是IBM的巅峰时期只持续了很短的一段时间。当IBM的个人电脑业务被一家中国公司收购后,IBM就明显进入了衰落时期——至少从制造商的角度来看。

  三星王国

  踏入位于韩国首尔的三星总部,里面的环境处处类似IBM往昔。

  公司内部弥漫着上世纪50年代的风格,一排排衣着保守的工人对“三星共和国”奉献着完全的忠诚。

  自然,三星也有许多公司运动队,其中包括三星Lions棒球队。

  实际上,这家公司基本上是国中之国。

  在公司总部,三星的旗帜在韩国国旗旁高高飘扬,似乎意味着二者的地位几乎是平等的。至少,二者是高度相互依存的,这实际上是经济真相。

  三星公司占韩国总出口额的13%,而出口占韩国GDP的整整48%。

  多元化

  IBM成功自我转型为IT服务公司,证明了衰退并非不可逆转。

  三星明白自己处在了十字路口,因此不顾一切地尝试自我的彻底改造。

  三星董事长李健熙提出了在2020年前创造五个新业务领域的战略,这很清楚地显示了这一点。新业务领域包括医疗设备和环保科技。

  这并不是个完全新奇的计划,因此三星成功的关键在于快速无缝执行这项战略的能力。

  无疑这是三星的强项之一,因为它已经在相关领域投入了巨额研发资金。

  但是,挑战是三星面临的更大环境。

  下一个韩国

  韩国在过去五十年间的大规模增长中获利颇丰。

  如今,这个三星总部所在的国家,面临着人口数量减少的问题,而日益崛起的中国经济的威胁也在不断增大。

  中国即将成为下一个韩国,只是规模更大,范围更广。这是三星公司应当忧虑的,也是韩国应当忧虑的。

  实际上,中国已经出现了堪与三星抗衡的竞争对手,那就是联想。后者在2005年收购了IBM的个人电脑业务。

  联想当然是“全球性”的。公司总部位于中国,在墨西哥、印度、日本和美国都拥有工厂和研发中心。

  在过去的一个财年中,海外市场创造的业绩占据了联想的半壁江山。

  无论是软件还是高层管理团队,联想都实现了“全球化”。联想团队成员来自亚洲、北美和欧洲各地。

  与之相比,三星算得上“全球性”,但不够“全球化”。

  三星董事会和高管几乎是清一色的韩国人,决策主要来自首尔。

  有人认为,三星将因来自中国的竞争而前途暗淡。

  中国的廉价劳动力充足,而韩国的劳动力市场日渐萎缩,而且还有理由认为韩国劳动力的效率较低。

  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rganization for Economic Co-operation and Development)各成员国中,韩国工人全年劳动时间最长,平均在2200小时以上。美国工人的劳动时间接近1800小时。

  然而韩国工人的生产率在经合组织各成员国中排名最低。

  再加上全球经济形势不稳,韩国和三星依赖出口就很成问题了。

  上述种种挑战,加上过去各科技巨头由盛而衰的前车之鉴,三星很可能会步索尼和IBM的后尘,面临日薄西山的前景。
相关文章
最新文章
热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