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IT资讯 >

金山状告奇虎360指出杀毒软件免费背后的浏览器暗战

2010-06-12

奇虎360董事长周鸿祎似乎总是在给自己找对头,然后等着仇家寻上门来。虽然每次的恩怨都在口水仗里不了了之,不过这次,周鸿祎似乎躲不过了。6月2日,金山一纸诉状将他告上法庭,索赔金额1200元,要求周鸿祎停止侵权,并在各大网站的微博

奇虎360董事长周鸿祎似乎总是在给自己找对头,然后等着仇家寻上门来。
虽然每次的恩怨都在口水仗里不了了之,不过这次,周鸿祎似乎躲不过了。6月2日,金山一纸诉状将他告上法庭,索赔金额1200元,要求周鸿祎停止侵权,并在各大网站的微博首页连续7天发表致歉声明,消除影响。
次日,周鸿祎表示,360现在已经发展成为一家“成熟的安全公司。
为全力赢得此次诉讼,金山甚至聘请了以告倒娱乐圈大嘴宋祖德而著称的律师杨大民受理此案。据称,这起以北京金山安全软件有限公司作为原告,以周鸿祎个人作为被告的名誉权诉讼,已经提交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
杀毒到卸载
或许是性格使然,周鸿祎的奇虎360在占据了国内约30%的市场份额后,与国内几大杀毒软件行业厂商一直纷争不断。来自周鸿祎的“过激言论”也常常见诸媒体报端。
但这次与过去不同,杨大民律师在接受记者采访时称,“如果金山提交的微博证据被采信,很有可能打赢官司。” 至于1200万元的赔偿金额,杨大民称,按照周鸿祎微博发表的第二天造成金山股价跌了6个亿的2%计算的。
周鸿祎惹怒金山的原因其实并不难理解,从5月21日开始,奇虎360封杀了金山一款专门针对浏览器的产品金山网盾,大量360安全卫士用户开始收到产品提示,称该软件与金山网盾存在兼容问题,并引导用户选择卸载金山网盾。
金山网盾有锁定浏览器首页的功能,主要用于保护用户对于浏览器默认连接打开的功能,防止浏览器首页被篡改。此前,该产品一直与360在用户的电脑上和平共处,月度覆盖分别超过0.8亿和2.8亿电脑用户。
金山安全专家李铁军向记者演示了在电脑上金山网盾在不同时间段被卸载的情况,称“不管是先下载金山网盾还是原来就安装这个程序,都会把360要求卸载或自动删除。”
熟悉360业务模式的相关人士认为,“封杀金山网盾的意图与360的浏览器市场覆盖计划有关系。”
目前浏览器是在整个互联网皇冠上的宝石,进入了浏览器就进入了互联网上的入口,可以说是百家必争之地。无论是对搜索的引入,还有对浏览器首页的锁定,用户熟悉的遨游浏览器、搜狗浏览器,包括360安全浏览器都在参与竞争。
周鸿祎也看中了浏览器这点。他的思路很简单,与杀毒厂商合作,拿销售收入分成;在360浏览器上与搜索引擎合作,通过流量指向分成;做下载门户和推广平台获利,同时搭载广告;再联合其他公司搞很赚钱的网页游戏。
360的免费对于中国的网民来说仿佛是一个“奇观”,对于一个正在激烈竞争的行业,免费的意义是无法低估的。360曾经担负的教化,示范,警示,启迪的功能很可能在过去奠定了中国网民广泛关注互联完全的基调。
来自艾瑞咨询的数据显示,截至2009年年底,360杀毒软件在杀毒行业占据30.8%的市场份额,用户量超过1.2亿。此前推出的免费360安全卫士已覆盖国内73%的网民,用户数量接近2.8亿。
道义放两旁?
360被周鸿祎称为是自己“小心进入了安全领域”的产物,虽然一开始只查流氓软件,不杀病毒,但在近两年,使用360以外杀毒软件产品的用户常常遇到类似“提醒”,称自己使用的杀毒产品与360无法兼容,要求卸载。
以至于不久前卡巴斯基亚太区技术总监王南向记者表示,“这种现象卡巴斯基只在中国遇到过,令人匪夷所思。”
和金山瑞星等国内对手的过节不同,360与卡巴斯基的关系最初是从合作开始的。2006年,360从清理流氓软件开始进驻网民电脑的客户端,并博得好评;之后推出木马查杀和卡巴斯基捆绑半年免费杀毒;进一步占据了客户电脑。
原本堪称典范的合作模式也出现过摩擦,直到一句“没有360,卡巴斯基在中国根本没有机会”的话使360和卡巴斯基的彻底闹翻。
5月29日,周鸿祎在2010第五届中国互联网站长年会上说“没有360,卡巴斯基在中国根本就没有机会”,以至于之前一直低调的卡巴斯基中国区总裁张立申也不得不在网上发信称“无法再保持沉默” 。
在张立申看来,与周鸿祎的合作原本可以很“清淡”——双方都能获利,或者是各种的市场份额都在增长。但问题是,如果遵守合约规定保守当年卡巴斯基与 360合作的细节的原委,那卡巴斯基就成了“只会搭360顺风车的一无是处的产品。”这是张立申和卡巴斯基无论如何无法容忍的。
虽然周鸿祎和他的奇虎360声称自己的最终目标是为更多网民带去福音,但他并不打算和那些与他抱有相同或类似目标的同道和谐相处,也不打算给他们应有的礼遇,即便是用一种抽象的默契和恰到好处的微妙来相处也很难。
与卡巴斯基之间的口水并没有给周鸿祎带来太多困扰,事实上,周鸿祎炮轰对象还包括杨致远、李彦宏、马云等等互联网名人,而且在与这些人结下梁子之后,彼此各自抛出声明指责对方,内容从职业道德上升到个人品质。
一位业内人士表示,不管金山起诉周鸿祎与否,都相信周鸿祎和360并不会有什么不同,至少短期内如此,但可以肯定的是,“口水战”之后的新仇旧恨带来的相互拆台和拒绝合作,给用户增加的使用成本肯定会远远超出他们的预期。
免费盛宴与获利
从2002到2008年,威胁的数量呈现爆发式的增长,增长达到了600%,预计2009年将存在超过250万的病毒威胁。同时,黑客的行为已经从早期的技术炫耀性演变成有组织、有盈利目的的行为,甚至现在整个黑色产业链每年交易金额远远高于毒品的交易额。
如今中国已经成为全球第二大被黑客攻击的遭受网络犯罪袭击的国家,仅次于美国。
就像周鸿祎认同的那样,“干杀毒的,除了技术,还要有道义。”永久免费或许就是周鸿祎的“道义”,但多数安全厂商认为,免费将不足以应付互联网威胁的不断发生和变化。
以免费著称的德国杀毒软件鼻祖小红伞Avira的核心技术免费了10年,而且也是永久性免费。但该公司创始人兼CEO Tjark Auerbach也称,“如果客户有更高需求,我们也有很大的投入,我们就会为不同安全需求的用户打造不同的杀软产品,杀毒软兼市场不会永久免费。”
不断更新技术,实现产品创新的投入势必加大,在欧美等国家,免费的软件根本不可能成为日常实践,用户也根本无需厂商来做东,免费从不被当作唯一的选择要素。
周鸿祎也许过去钟情于360创造的免费奇观,却忘了为自己的口碑担忧,忘了即便用户的喜好和市场效应是衡量与评判企业成功与否的标准,但谦虚、包容、合作、共生仍是一个伟大企业的要素。
免费当然并不意味着杀软性能不足,但当今互联网上的威胁复杂多变,每次改写都会延长恶意软件的存活时间,同时改变了病毒特征,从而使得传统的启发式检测和特征检测无法判断,并导致许多恶意软件能够延长藏匿于威胁雷达之下。
在防病毒领域流传着这样一句话:防毒重于杀毒。这不仅仅指在技术层面将病毒挡在用户的电脑外面,更强对网络运行机制的安全管理。
迈克菲公司高级副总裁、风险与法规遵从业务部门总经理兼首席技术官Stuart McClure则表示,如果一项技术过于廉价,诱惑使用者的成本将抵消所节省下来的资源!如果没有自律自觉的主体的配合,没有病毒库的积累和杀毒技术的跟进,任何技术都不会具有现实意义。
赛门铁克中国区消费产品事业部总经理黄智华称,免费软件是不足以真正抵御安全威胁的。“怎么样利用最好的技术把研发出的成果真正提供给用户,推出有价值的服务,这是整个行业共同要面对的问题。”
技术的意义并不在于门槛之高,而在于姿态之低。
作为杀毒软件辅助产品之一,奇虎360在今天的技术市场早已经过了躁动的青春期。他不计后果地奋力一“搏”(微博),就像单枪匹马的卒子与王对阵,这种对抗本身就是一种偏执。
如周鸿祎自己所言,“打口水战做不好公司。要是打口水战就能成功,那我们就不用去研发产品了。另一方面,用技术解决网民的安全问题,比起口水战来说要重要得多。我觉得有些企业需要冷静一下。”
杀毒技术的终点或许是关系到普通人的生活和工作的日常设施。如果周鸿祎能用更多精力来研究如何在竞争生态中合作,或者用得罪竞争对手的时间来研究如何让用户从他的合作中更多获利,那他的免费盛宴才不仅仅是一场奇观。
相关文章
最新文章
热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