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其他综合 >

我是黑客

2004-10-02

王重浪 其实,我并不想这么做。真的,认识我的人都会说我太过安分守己,走路也生 怕踩死蚂蚁。这个跟我的外表有关系。我不大喜欢修边幅。西装皱皱巴巴的,裤袋 里大多鼓鼓囊囊,里面满满当当,手帕、单车钥匙、打火机之类乱七八糟。当

王重浪

其实,我并不想这么做。真的,认识我的人都会说我太过安分守己,走路也生

怕踩死蚂蚁。这个跟我的外表有关系。我不大喜欢修边幅。西装皱皱巴巴的,裤袋

里大多鼓鼓囊囊,里面满满当当,手帕、单车钥匙、打火机之类乱七八糟。当然我

不吸烟,打火机纯粹是带着玩的,无聊时开开关关,天黑时耀耀眼的。

我的最大愿望便是星期天早上,能够懒懒的歪在床上,打开收音机听听新闻,

或者在冬日暖暖的阳光下扛一把吉他,漫无目的地在山上瞎逛悠,抽空子弹弹《月

光》、《阿尔布拉罕宫的回忆》什么的,乱抒点儿情。

还有,比较公认的是,我这个人做事太刻板、机械,属于另类。不懂得转弯。

居然在21世纪还学不会跳舞、打扑克、“修长城”等。所以,单位里,同事们偶尔

聚聚,朋友们派对或者学习54号文件时,他们考虑的对象,一般不会是我。

甚至,那些喝多了蜂王浆而过早成熟了的女中学生们,也无意多看我一眼。在

她们眼里,我是一只不可理喻的怪物。

所以,当事情轰轰烈烈,被媒体炒得沸沸扬扬,连美国总统克林顿也大为恼火

的时候,谁都不会想到,事情的始作俑者,竟跟中国内陆这样偏远山乡的一个穷酸

教师有关。

(一)

言归正传,我做了一回黑客

并且,可能引发了一场全球范围内的信息网络世界大战。美国、日本、加拿大、

欧盟和中国的知名网站、政府主页都相继瘫痪。

《深圳特区报》对此作了详细报道:《电脑黑客袭击美国8 大超级网站》。

战争还远没有结束!以对美国8 大超级网站的突袭为其肇端,匿名黑客掀起的

这场对世界范围内商务网站进行电子攻击的战争目前还是余波未了。

我们无法了解雅虎总裁杰夫- 迈莱特在美国东部时间2 月7 日看到潮水般涌来

的垃圾邮包占满了自己网站入口时到底是何种感觉。

事实上,这些飞驰而至的垃圾信息是射向雅虎网站的致命武器,很快地,通向

雅虎网站入口的网路全面堵塞了,整个网站处于动弹不得的尴尬处境,众多的技术

人员面对这种突如其来的电子攻击束手无策,只好眼睁睁地看着雅虎服务器渐渐陷

于瘫痪状态。

雅虎的陷落实际上只是这场恶梦的开始,由电脑黑客导演的网上黑潮仍然继续

肆漫。继雅虎之后包括微软网络、电子港湾和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在内的美国八大

超级商务网站在极短的时间内也遭到了类似的攻击,相继陷入了瘫痪状态。

新浪网报道:《欧洲大网站也遭到黑客袭击》。

《人民日报》(2000年02月18日第7 版)报道:《黑客频袭巴西网站》。

一个名叫“中国红客”的网友,迅速蹿红,被日本的《读卖新闻》以及各大电

视台等新闻媒体列为近期风云人物,日本人开始谈“红”色变,不得不派出专家小

组赶赴美国请求支援。

中新社对此作了说明:《政府网站屡次被黑,日派员赴美追查黑客》。

日本警方经过调查后发现,不久前日本政府网页接连遭受的攻击大多通过美国

互连网服务商的电脑系统,当局已经决定派遣调查人员前去美国进行追踪。

上个月底,日本政府网页至少七次被黑客侵入,入侵者用中英文谴责日本过往

侵略他国的历史。报道说,日本警方检查了黑客留下的地址记录,发现他们主要是

通过美国互连网服务商的网络发动攻击的,今次派人去美国,是希望能够获得美国

方面的有关记录,以便查出黑客的真正源头。警方还打算派人到其它一些国家去,

但就没有提到这些国家的名字。

日警方对上述报道未加置评。

(二)

战争已经愈演愈烈了。

我不知道这场战争会发展成什么样,但战争的导火索却跟我和我们的“中国红

客”有关。

当然,我并不想这样做。而且我根本就不会想到,轻轻按下鼠标,竟然如同按

下了核发射按钮,居然会引发出这样一场世界范围内的信息战争。

但是,我不后悔。战争,免不了牺牲,必然也有伤及无辜的事情发生。美国人

一向标榜“人权至上”,在南联盟,他们的双手不同样沾满鲜血吗?虽然,我们的

目标并不是针对他们,但是让他们尝尝什么叫做“殃及无辜”的滋味,何尝不可?

当然,我们并不是别人所想象的那样乱捣蛋,拿着一把枪一阵乱扫。“中国红

客”从来都爱憎分明,有强烈的爱国之心。相对“黑客”而言,我们是伸张正义、

为保护民族利益而专门从事黑客行为的“红客”。

“中国红客”的原则是,遇事而出,凡是与中国过意不去的,我们就下山;凡

是要损害中华民族利益的,我们将出动……

(三)

我们的敌人是日本。

精确点说,是日本极右翼分子。

是那些拒不承认历史,时时想为罪犯开脱罪责的日本军国主义分子。

老实说,我并不讨厌日本人,而且还蛮喜欢日本货。比方说,我的显示器是日

立的,数码相机是索尼的,玩的是日本世嘉游戏。日本人造的“东东”确实给我平

淡如水的教书生涯增添了不少乐趣。

但是,公元2000年1月23日,日本极右翼分子居然又一次集合5000多人在大

阪国际和平会议中心集会,旨在否认南京大屠杀的历史事实,并美其名曰“南京大

屠杀是上个世纪最大的谎言”,这不但引起了全中国人民、海外华侨和留学生的极

大愤怒,也激起了包括日本部分人士、欧美及亚洲邻国的强烈指责。中国外交部、

我驻日本大使馆向日本政府作了严正交涉。

最令人气愤的是日本政府,他们说:公民有集会、言论的自由,我们不便干涉。

日本首相可以对荷兰人道歉,可以对韩国人道歉,对中国,他却只会说对不起。

他的部分议员、政府成员,每年开春都要到那些沾满中国人民鲜血的战争狂人的灵

位前下跪、磕头,大唱“君之代”。

二战后,德国历届政府均向犹太民族和其他他曾伤害过的民族真诚地道歉,这

也换来了其他国家对德国的尊重。因为他们在真诚地面对自己的罪孽和那段不光彩

的历史。虽然,世界也在怒斥着德国极右翼分子和亲纳粹分子的集会和暴行,但是

我们毕竟看到了德国政府的那真诚忏悔的言行。与此相比之,日本政府简直是卑劣

至极。无以语言所能形容。日本人在中国甚至在亚洲的其他国家,正在被人以一种

异样的鄙视眼光所斜视着。这是日本人的悲哀!这是日本国民的悲哀!这是日本国

的悲哀!

《报刊文摘》1 月24日刊登了一篇网上帖子,作者是日本留学生长谷川弘一,

此人公然跳出,大放厥词,称我中华为“支那”,说什么“支那人是世界上最低劣

的民族”,并炫耀中日海战中的胜利是“日本人知耻者近乎勇的胜利”,是“大和

民族精神力的胜利”,俨然一副昔日“皇军”的咀脸。此贴还以极其刻薄的语言对

国人极尽讽嘲羞辱,叫嚷说:“我们有靖国神社,你们有什么?”“支那人,我们

参拜神社时,你们根本没有资格说三道四”……

生为中国人,岂能忍受这般侮辱?!莫谓历史已成往事,请看今日之嚣张,依

然凶顽如昔,何曾有一丝悔疚之念?纵然我有玉帛之心,不计血仇,宽仁待彼,奈

何其暴虐之本性,扩张之意图,何尝有丝毫检讨收敛?五十年前,逞威肆虐于东南

亚,日军所到之处,血雨腥风,妇孺难免,仅我国人死难于战事者即有千万人之多!

屠城之事,岂止南京一地?烧杀掠夺,奸淫妇女,刀劈枪击百姓用以取乐,种种暴

行,惨不忍睹,大量中外史料图照及当事人在,铁证如山,又岂能容其狡赖!战祸

八年,天谴人怒,其本土亦成焦土,而不得不以无条件投降结束其“皇道圣战”。

自此,恶兽吮伤舐血,俯伏养息,以图复原。一靠美国姑息养奸,多方扶持;

二靠韩越战争,后勤加工,大发横财;加以其国民之忧患意识与拼博精神,遂使五

十年后,不复苟且慎微,而以经济发达侪身于强国之列!其体制虽有所变改,而用

心依然如故——即未遂之扩张旧梦也。靖国神社是其民族精神之图腾,民众心志之

凝聚,作为国典大礼,隆重非同一般,但,受祭祀参拜者中竟然有绞刑架下之恶鬼

:东条英矶、土肥原贤二、广田弘毅、板垣征四郎、松井石根等人,世人唾之为

“战犯”,悼者却尊崇为“英灵”。可见,各国与日本“靖国”参拜之争,又岂是

仪式问题而已,是深知其不死之狼子野心也!

日本正在锻铸一条用以“缚龙”的链索,一环紧扣一环;接下来,便是此次右

翼势力的反华大演唱了。

韩国联合通讯社近日发表评论:23日举行否认南京大屠杀的集会是右翼势力

“飞扬跋扈的一个事例”。评论对于日本国会设立国会调查会时说,迹象显示,有

可能将原有的“和平宪法”修改成“非和平宪法”,这将使日本有可能以改宪后的

新法为依据,肆无忌惮地再次走上军事大国的扩张冒险之途。

千万不可小看了长谷川弘一的这张帖子,它的出台,正是以上述形势为其背景

的蓄意挑衅。“国家兴亡,匹夫有责”、“位卑未敢忘忧国”。是血性男儿,便当

挺身而出。凡我同胞,理应同心合力,精诚团结,以求共商国事,力拒外侮。

是可忍孰不可忍!

妄图篡改历史,其结果只能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四)

战斗是在凌晨3点开始的。

这个时候的日本,大多数人都在梦中。繁华的东京,应当只有醉中的歌妓在吹

箫。

我的学校也放假了。偌大的校园里空无一人。窗外飘着雪花,北风从玻璃缝隙

里挤进来,嗖嗖地往骨头里钻。

我一个人坐着宿舍里。我

相关文章
最新文章
热点推荐